<listing id="7lfld"></listing>
<cite id="7lfld"><strike id="7lfld"><thead id="7lfld"></thead></strike></cite>
<var id="7lfld"><strike id="7lfld"></strike></var>
<var id="7lfld"><dl id="7lfld"><listing id="7lfld"></listing></dl></var>
<menuitem id="7lfld"><dl id="7lfld"><span id="7lfld"></span></dl></menuitem>
<var id="7lfld"></var>
<var id="7lfld"><strike id="7lfld"></strike></var><cite id="7lfld"><video id="7lfld"><thead id="7lfld"></thead></video></cite>

今日頭條:張彌曼院士獲2018何梁何利基金最高獎

  • 2018.11.07
  • 來源:今日頭條
  • 點擊次數:


今日頭條:致敬!2018何梁何利基金獎揭曉:共56人獲獎,張彌曼院士獲最高獎


今天下午(11月06日),備受關注的2018年度何梁何利基金獲獎人在北京頒獎。

本年度共有56位科學家獲獎。最高獎項“科學與技術成就獎”授予張彌曼院士,獎金為100萬元港幣。此外,張統一等37名科學家榮獲“科學與技術進步獎”,付琨等18名科學家榮獲“科學與技術創新獎”,獎金為20萬元港幣。20多年來,共有1200多名科學家獲獎,其中兩院院士超過800名。很多非院士科學家獲何梁何利獎后,后來都增選位兩院院士。下面來看看本年度獲獎者名單:





何梁何利基金是由香港愛國金融實業家何善衡、梁銶琚、何添、利國偉先生共同捐資港幣4億元,于1994年在香港注冊成立的公益性科技獎勵基金。

何梁何利基金獎設“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成就獎”、“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進步獎”、“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創新獎”,每年評獎一次。成就獎每年名額不超過5名,獎金為100萬港幣;進步獎、創新獎總數不超過65名,獎金為20萬港幣。

在本次眾多的獲獎者者中,“世界杰出女科學家”獎獲得者張彌曼的故事,我想你應該了解一下:

她研究化石幾十年如一日

用行動詮釋匠心

將炙手可熱的研究領域交給年輕后來人

她甘于默默奉獻

高齡82歲

成“國民女神”



投身地質,與化石結緣

20世紀50年代,國家的建設大潮滾滾而來。建設需要人才,尤其需要地質方面的人才。年輕的張彌曼對于戶外勘探研究的日子充滿了期待,張彌曼成為新中國第一批地質專業大學生。

1955年,才讀了一年地質學的她,被選赴蘇聯莫斯科大學學習古生物學。對古生物學,當時的張彌曼不知道這個學科是學什么的。其他十幾名同赴蘇聯的同學都被指定了不同的專業,在魚類學家伍獻文先生的建議下,張彌曼選擇了古魚類研究方向。

張彌曼進入莫斯科郊外一個生物實驗站學習,白天在河邊采集石化程度尚低的魚化石,晚上和同學一起劃著小船,撒下漁網,到凌晨五六點時把漁網收上來。他們用打上來的活魚和魚化石進行對比,探究古魚類和現代魚類之間的關系。


1955年,張彌曼(前排左一)被送到莫斯科大學學習古生物學。


地質工作者大多時候要風餐露宿,張彌曼也不例外。她經常一個人用一根扁擔挑著30多公斤的行囊到郊外采集化石,行囊里有被子、錘子、化石紙等,不少于35公斤。張彌曼感覺到,外出科研,除了要動腦子,更需要體力。于是,她再次使出“吃14個包子”的本領,有時只需幾塊霉豆腐,就能扒拉進近兩斤米飯。所以每次走二三十公里山路,張彌曼都不在話下。


不負時光 和化石談“戀愛”

在張彌曼20多平方米的辦公室里,擺著各式各樣的化石。這些沉睡上億年的寶貝,見證了遠古的風云變幻。每塊化石都見證著一段滄海桑田,而張彌曼的工作則是揭開這些化石背后的謎團。



2011年,張彌曼在新疆進行野外勘探。


比較形態學、古地理學、古生態學及生物進化論是張彌曼長期從事的研究領域。

自達爾文《物種起源》發表之后,人們一直認為包括我們自己在內的陸地脊椎動物,即四足動物是由水中的脊椎動物——魚逐步進化過來的,但是究竟哪一種魚是陸地四足動物的祖先?

近百年來,學術界一直爭論不休。當時,一位在古生物學研究上頗有影響的瑞典古生物學家認為,總鰭魚類是陸地四足動物祖先,這一觀點也被其他學者所認同。

1980年,張彌曼以訪問學者的身份,赴瑞典國家自然歷史博物館工作。她花費了數十年時間,通過那里的技術和設備來研究中國總鰭魚類化石,其中有些化石可追溯到距今4億年前的泥盆紀。那一塊塊普通人眼中顯得生硬的石頭,她常常一擺弄就是一上午。沉迷在化石堆中多年,她一直堅持自己動手采集化石、修理化石、給化石拍照、研究化石。

1982年,她采用連續磨片法,完成了對泥盆紀原始肉鰭魚類楊氏魚頭顱的三維重建,并研究提出:楊氏魚雖歸入總鰭魚類,但它沒有內鼻孔,是一種原始的肺魚。而沒有內鼻孔就不能離開水呼吸空氣,也就不存在上岸生活的物質基礎。

她的發現讓世界古生物界為之震動,對四足動物起源新一輪的探索由此開啟。隨著中國云南曲靖陸續發現震動古生物界的泥盆紀、志留紀魚化石,張彌曼的觀點逐漸獲得學界認同。楊氏魚的模型陳列在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的脊椎動物演化展廳。



張彌曼用連續磨片及蠟制模型的方法制成的楊氏魚化石等比例放大標本。


毫不保留 做學生領路人

2008年,張彌曼在PNAS(美國科學院院刊)發表關于伍氏獻文魚的研究成果,這類骨骼異常粗大的魚類見證了印度板塊與歐亞板塊相撞、青藏高原隆升以及由來已久的干旱化進程。

2011年和2015年張彌曼分別榮獲芝加哥大學、美國自然博物館吉爾德研究生院榮譽博士學位,2016年獲國際古脊椎動物學界最高獎——羅美爾-辛普森終身成就獎。

“世界杰出女科學家”獎每年在全世界范圍內評選出5位杰出的女科學家,有“女性諾貝爾科學獎”之稱,是當今世界上唯一一個在全球范圍內獎勵女性科學家的項目。

2018年3月22日,在“世界杰出女科學家”獎的頒獎典禮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頒獎詞如此評價張彌曼:“她的創新研究工作為水生脊椎動物向陸地的演化提供了化石證據,推動了人類對生物進化史的認知進入新的階段?!?/span>

張彌曼的學生、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朱敏說:“越來越多的化石證明,魚類登陸的關鍵環節發生在中國云南,而張先生是這一大發現的開拓者?!?/span>



張彌曼(右一)在向學生介紹研究內容。


對待年輕人,張彌曼甘當鋪路石、領路人,毫無保留。她主動將炙手可熱的研究領域交給年輕學者。在她的支持下,中國科學院大學地學院教授朱敏及其團隊在Nature、Science等重要刊物發表十余篇重要成果,一些成果被國外教科書所采用,獲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進步獎等。

在如今這個瞬息萬變的信息時代

研究一門如此古老的學科是寂寞的

很多人并不了解它的意義和價值

張彌曼認為,她的工作

能夠讓人們在研究地質時了解它所處的時代

以及當時的環境狀況

這個意義顯得彌足珍貴

如今,光環再多一枚

讓我們向“國民女神”致敬!


新聞來源:今日頭條

原創:科技工作者之家

網址鏈接:https://url.cn/5477hRF

彩票网站哪个最正规